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995阅读
  • 18回复

黑光  原创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1-10-22
— 本帖被 晚风 执行加亮操作(2011-10-25) —
大家好,好久不见!由于我6月份的时候出了一场意外,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故一直没有对发在论坛的小说进行更新,深感抱歉!
在受伤期间,我继续构思,但构思到最后,我发现不能这样写,但我又不知道怎样写才好。想来想去却莫名其妙地构思了另一个小说,就是这个《黑光》了。为此,我感到非常纠结,我怎么能这样的不专一。但是在纠结中,我快完成了《黑光》。我虽然很高兴,但同时也很内疚,我不想《这不曾是我们想要的生命》成为太监作品,如果续写的话,前面的那部分我感到很不如意。所以我在闲暇的时间里,重新对它进行了构思和修改,直到前天,我终于知道了怎么去写它,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我会把它完整地写出来,然后再重新在这里开帖。希望大家谅解。
我不是专业写东西的,更算不上业余写东西的,我其实只上过四年半的小学,但我喜欢通过写东西来建筑某一部分的自己,说一些想说的东西。当然,我也希望终有一天我也能写出一本真正的好小说,所以,如有不足之处,希望各位大侠指点一二,不胜感激!
《黑光》里面的故事平淡无奇,书名来自于大乔小乔的歌曲《黑光》,故事的灵感来自于我一万多公里独自驾车旅行的经历。《黑光》讲述的是“我”在赎罪的旅途中遇到一位被拐骗而逃出来的小孩王子荣,然后送他回家。在路途中,“我”回忆了“我”和身边的恋人、朋友的成长、奋斗历程以及被拐骗的王子荣的悲惨经历。
谨以此小说怀念我那些被遗忘的时光以及献给活在最底层挣扎着的灵魂,愿光明照亮他们前进的道路。
4条评分好评度+25贡献值+25金钱+25威望+25
Eyeson 好评度 +25 优秀文章,支持!n神马都是浮云 2011-10-24
Eyeson 贡献值 +25 优秀文章,支持!n神马都是浮云 2011-10-24
Eyeson 威望 +25 优秀文章,支持!n神马都是浮云 2011-10-24
Eyeson 金钱 +25 优秀文章,支持!n神马都是浮云 2011-10-24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1-10-22
我从未想过要离开这座城市。我出了一场车祸,差点死去,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伤好以后,我放下所有,开着一台旅行车开始了一段未知终点、未知结束的时间的旅程。我并不是因为大难不死而对生命彻悟从而远离尘世。我只是需要这样的一段旅途来清醒和整理一下一路执迷的自己。但在旅途正式开始之前,我必须去办完一件事情——赎罪。
我开着这台白色的旅行车在凌晨时分出发,此时雾气未散,寒风陡峭。这是我买的第一台汽车,在我的生命中,所有的“第一个”都已经消失,只有这台车子从未离去。我是那样的依赖它,我需要它的时候,它从来都在。在我的世界里,唯有呆在它的车厢里,我才备感安全与踏实。
我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这座在灯火与黑暗之中的城市,木然开去。

天亮的时候,我从高速公路下来,再驶出一段路程,远远看见一座城池迎面而来。我们驶入这座城市,看见灰尘漫天。这又是一个满目苍夷的城市,几个楼盘的建筑工地正在紧张地施工,完好的道路又在经受着不知第几轮的开挖翻修。我虽然对我们的政府有诸多微词,但政府在铺设道路这方面勤快得让我无话可说,虽然铺的路总是特别容易坏。
我停好车子,下了车,旁边的一些店铺的破音响正在播放着痛苦泛滥的网络口水歌,歌词一律痛苦得死去活来。我满怀痛苦,找到了一家商场,想去买一些食物。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1-10-22
快走到商场门口的时候,蓦然感到好像有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外衣右边口袋。我本能地一把抓住了那只手,猛地转身一看,一位年约十多岁的男孩目瞪口呆地望着我,满脸惊恐。画面定格了几秒,男孩用力地抽了几下被我抓住的手,由于力气太小,没有得逞。
我说,你别想跑,没用的。
我望望周围。旁边几个路人走过,不时地朝我们这里望着,然后驻足观望。男孩面色发白,乌紫干裂的嘴唇哆哆嗦嗦,眼泪早已溢出眼腔,他哭着说,叔叔,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也没办法的,我迷路了,肚子太饿了,又没有钱回家,我只想找点钱做路费回家。我再也不敢了!
我打量着这个男孩,蓬头垢面,衣衫破旧单薄,双脚只穿着一双破烂的拖鞋,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皮肤露出的地方,已经被冻得通红。
我一瞬间有些相信他的话。在我抓到他的时候,我本能地认为在他的周围,一定还有同伙在监控保护着他,但直到此刻,我没有发现这四周有任何可疑的人员。我仍旧抓住男孩的手。
我问道,你家在哪里?怎么迷路的?
男孩说了一个地址,恰好是我要去的地方,离此地大约一千来公里。他接着说,我被坏人拐骗了,后来我自己逃了出来,我很想回家,我在车站看到有回我家乡的大巴车,我求他们带我回家,但是没有一个人肯带我回家,因为我没有钱,没人肯帮我,我很饿,又冷,我很想念我的奶奶。刚好我看见您口袋里有一个钱包,还露出一点点,所以……
说到这里,男孩低着头。我说,所以就想偷我的钱,然后回家?
男孩点点头,又仰起脸,满脸哀求,说,叔叔,求求您放过我吧!好吗?
我宁愿相信男孩说的都是真话,但我却又不敢肯定,我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我把你送到派出所去,警察叔叔会联系你的家人,然后领你回家。
男孩一听,情绪异常激动,说,叔叔,千万不要把我抓到派出所去,我会坐牢的!
我说,我不说你偷我钱包,派出所不会抓你坐牢的,就算说了,你这个年龄,一样不会坐牢的,最多会让你的家人来领你回家。
男孩带着哭腔说,不行啊,叔叔,要是我奶奶知道我干了坏事,她一定会伤心死的!您还是放过我吧!好么?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1-10-22
我看着男孩,从他的衣着打扮来看,确实不像是一个专业的偷盗团伙的人。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说,好吧,我不送你去派出所,我正好要去你的家乡,如果你愿意,可以坐我的车回去,我把你送回去。说完,放开他的手。
男孩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望着我,最后摇摇头。我分析原因,一是他在骗我;二是他不相信我,怕被我拐卖。
我觉得后者成分较大,我没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从钱包里面掏出几张百元钞票递给男孩,我说,那你自己买票回家吧。
这些钱足够他回到家乡。我不是一个好心的人,我有自己的计划,如果男孩接过钱走了以后,我会在后面跟着他,如果他去了车站,说明我帮对了他;如果最后发现他骗了我,回到他的偷盗团伙窝点,那么我会报警。我也不是一个很关心这些社会问题的人,我只是对于处在困境中的儿童与老人深感同情,男孩并不是坏人,他只是一个小孩,是一个弱者,既然遇上了,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就有义务帮助他,我也对于拐骗儿童的人深感痛恶。
就在我递过钱的一瞬间,突然想到,要是他真有同伙在暗处监视着的话,我怎么能进行跟踪。我为这个不周全的计划感到有些后悔,但是钱已经递了出去。
男孩依然看着我,此时他没有了错愕的表情。男孩定定地看着我,良久,他说,叔叔,您送我回家吧,我相信您!
我顿感角色错位,本来是我在质疑着他,现在反转我被他质疑着。我干笑一下,收回钞票,说,好,我送你回家。
男孩又说,但是,叔叔,到了我家之后,您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家里人我干过坏事?
我说,好的。但你不怕我是坏人,把你卖了?
男孩突然笑道,你是好人,我看得出来!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说,我叫王子荣。
我说,好名字!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1-10-22
我从车里取出一件衣服给他穿上,子荣连忙拒绝,说,叔叔,我不冷,我习惯了这样的天气,我身上很脏,不要弄脏你的衣服!
我没说话,帮他穿上,衣服太大,包了他大半身子。我说,叔叔先带你去买一套适合你穿的衣服,然后带你回家。
子荣突然垂下头,默然不语。我问他,怎么了?他没有说话,他的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声响。我笑道,噢噢,我先带你去吃东西,需要什么你就开口,不用不好意思说。
子荣却说,不是的,叔叔……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我没让他说出口,牵着他的手朝一家早餐店走去。这个清晨时段,只能吃些包子或粥面。

我们来到早餐店,里面吃早点的人们纷纷掩鼻皱眉,店主为难地看看客人,再看看我们。我知道,这是因为王子荣身上太脏发臭的缘故。我对人们的反应不太高兴,但又可理解。我买了一些包子、鸡蛋、豆浆让王子荣提着,我边付账边对他说,我们去车里面吃。
子荣吞咽着口水,连忙说道,没事,叔叔,我边走边吃。然后不顾手上的污垢,从里面抓出一个包子,狼吞虎咽起来。
我看着,蓦然感到心酸。

吃过早餐,我帮子荣买了一套冬衣裤和一双鞋子,然后在一家宾馆开了一个钟点房,前台的服务员和保安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但我没有理会。去到房间,我跟子荣说,我要休息一下,你先洗一个热水澡,换上新衣服。你要是累了,也睡一觉。

我拉开窗帘,太阳已经出来,街上行人匆匆。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我忽然想到了我生活的那座城市,我有些惆怅。其实我并不喜欢那座城市,但是我对它却有很深的感情,它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公园,每一辆公共汽车,每一栋我驻足过的建筑物,都让我如此的怀念。在这次旅途之前,我也曾试过离开它,但每次我都失败,每次开出不到五百公里,我便返回。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1-10-22
我从迷糊中醒来,看见另一张床上的王子荣尚未醒来,此时的他与之前的形象判若两人,干净帅气。我叫醒他,然后洗了一把脸,带着子荣退了房。我发动车子,子荣问我,叔叔,您去我家乡干嘛?
我说,找一个人,然后顺便到处旅行。
子荣叹道,哇哦!然后又说,我以后也想跟您一样,开着车到处旅行,看看我们祖国的山河。但是……叔叔,您说,我这样的一个人,以后……能有这样的生活么?
我笑着说,你怎样的一个人?
子荣黯然,说,一个很穷、做过小偷的人……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开导他,在这个狼圈养羊的时代里,强者肥肉遍地,弱者青草无几;强者横行天下,弱者只能被划在拥挤的羊圈里,贡献着自己羊毛、奶汁、骨肉,偶尔只能咩咩叫几声。不是我对这个社会有多么悲观,这个社会从来不给我乐观。我不是一个智者,我从来不懂得安慰开导别人。在我的人生当中,我做的每一件事情,想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但是我想,即使这个社会有多么的不公,多么艰难,毕竟活着,总要怀有一些希望的,而我现在只能给子荣一些不着边的希望,我摸摸他的头,说,人的一生总是避免不了犯一次两次的错误,但是知错就改,你仍然是一个好人,只要还是活着,好好努力,你会跟叔叔一样的,何况你根本不是一个坏孩子,这不是你的错的,你也是没办法的。知道么?

子荣点点头,说,谢谢叔叔,我记住了!以后我要开着车带着我奶奶周游全世界,呵呵。
我笑着说,怎么不带你爸妈呢?
子荣蓦然笑容僵滞,脸带悲伤地说,我爸爸妈妈都死了,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奶奶了。
我一阵鼻酸,拍拍他的肩,说,对不起!
子荣仰起脸,笑着对我说,叔叔,我没事,这事很久了,奶奶对我说,我是个男子汉,要学会坚强的!只是、只是,我非常想念他们……
我眼睛有些模糊,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对他说,你知道吗,叔叔小时候的情况比你好不到哪儿去,其实叔叔是一个弃婴。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子荣说出我的身世,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也是跟他相差无几的经历,因为我这样的身世,我看到每一个孤儿或孤寡老人我都会心酸,我想得最多的是他们老无所依少无所靠的生活,那究竟是何等的悲凉。所以,我看见每一个这样的人,总是想多给他们一些温暖和希望。虽然,我总是有心无力。
子荣看着我,说,哦?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1-10-23
我是一个弃婴,在我一出生没几天就被生身父母抛弃在街边,原因不明。万幸的是,我被我的养父捡到了。据说当时养父看到我的时候,那是在一个冬天的凌晨,天气如现在这般的寒冷,我正被几条狗围着嗅来嗅去,刚好养父经过,仿佛天注定一般,我突然放声大哭,然后养父发现了我,慌忙驱散那些狗,把我抱了起来。我这才没有被恶狗分食,然后化为狗粪。
养父把我抱回家,由于他和养母结婚多年,却没有一个孩子,便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儿子。
但当我长到五岁的时候,我却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养父,家里只有妈妈和奶奶。旁边所有人都叫我野种和小贼头。我感到非常委屈,我问我的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为什么他们都叫我野种和小贼头?
妈妈一把抱住我,说,他们都是胡扯,都是骗你的,爸爸出了远门,等你长大了,他就回来了。你不是还有妈妈么?有妈妈的孩子就是一个宝,谁说你是贼头野种来着!说着,妈妈就牵着我出去把骂我是贼头野种的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通通骂了一个遍。
等我长到七岁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是一个弃婴,而抱我回来的爸爸,在我三岁的时候被骗到一个大城市,当时说是去做建筑工,但没想到是进了贼窝,他们专门偷建筑工地的材料废铁。当时正是八十年代严打的时候,爸爸所在的那个偷盗团伙被抓到好多个,最后还枪毙了几个。但是爸爸在那次抓捕当中有幸逃脱,从此毫无音讯。后来被释放出狱的人说我爸爸当时刚到,尚不知情,并未参与偷盗。
但我跟着受到牵连,被骂了好多年的贼头。

当我知道了这些,我并未感到悲伤,我无从悲伤。我也没有对生身父母感到怨恨,也没有怨恨养父给我带来小贼头这个外号,我只是在想,这个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男人,此刻应该在我的身边。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1-10-24
在我被叫野种、小贼头的时光里,除了我的妈妈和奶奶保护着我之外,还有一个人,他是我的邻居,他叫兴华哥哥。兴华哥哥当时在上六年级,但他长得跟初中生一样高大。那时候的小学生的身材都很高大。兴华哥哥每次在我被欺负的时候,都会跑出来,抓着他自己雕刻的一把木剑,挥着木剑,大声对欺负我的人说,你们再叫一下,再叫一下,老子砍死你们!兴华哥哥总是这样打抱不平,他的愿望是要成为一代大侠,行侠仗义。
所有人都被兴华哥哥的气势震慑了,由于兴华哥哥本身高大,那帮小孩子一向来都怕他,他们愣了几下,然后哄地一下散了。我心怀感激与景仰,我把兴华哥哥当成了我的保护神。
兴华哥哥后来送给我一把他雕刻的木剑,对我说,没有人能保护你一辈子,你应该自己要自强,这把木剑送给你,希望你勤练武功,保护自己,保卫祖国,这样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你了!
我兴奋又感激,郑重地接过木剑,跟着兴华哥哥奔跑在夏天的田野里,那时候的天空是如此的清晰明朗,不带一丝灰霾,和风拂面,阳光耀眼。我学着兴华哥哥在那些武侠电视剧里学来的武功招式,比划起来。哦,对了,当时兴华哥哥还有几本买来的武术书籍,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上面有“七星螳螂拳”和“八卦连环掌”。那帮欺负我的人,看到我跟着兴华哥哥在学武功,他们都吃惊地说,哇,他在跟兴华哥哥学武功呢!
我感到无比自豪。

但是好景不长,兴华哥哥要上初中了,还是县重点中学,这意味着兴华哥哥必须在学校里住宿,意味着我们很少见面了。
兴华哥哥在去县城上学之前,把那些曾欺负我的人都叫来告诫一番,然后又对我说,记住我的话,好好练习武功!
我重重地点着头。

兴华哥哥走了以后,我再无人说话、玩耍。欺负我的人虽然不敢再欺负我,但是他们都不会和我一起玩。我只好一个人拿着木剑在田野里追逐着蝴蝶,练习着兴华哥哥教我的武功。在这段时光里,我除了练习武功,我还在村里村外的每个草垛里寻找鸡蛋。当时,很多母鸡在下蛋的时候因为主人的疏忽没有把它们关进笼子里下蛋,所以它们都会自寻“鸡窝”私自下蛋。这样的情况,任何人,只要谁先发现,这个蛋就归谁的了,并不存在偷盗行为。我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捡到三个鸡蛋。我把这些鸡蛋都交给了我的妈妈。妈妈每天都会用这些鸡蛋蒸蛋羹或煮给我和奶奶吃,但她自己却从来不吃一口。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1-10-24
我七岁的时候,妈妈把我送到学前班读书了。我为此非常兴奋,这让我一度忘记想念爸爸。入学以后,我被分到课室的最后面课桌坐着,但我长得并不高大,比我高大的人都在前面坐着,他们总是挡着我的视线,使我不能看到黑板,我只能看到齐刷刷一排排的黑色的后脑勺,以致我直到学前班的学期结束,都没在座位上看清过老师的脸。我当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没有表示抗议,因为老师说,要听老师的话,要听从老师的安排,不听老师的话的学生不是好学生。我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好学生,我一直保持沉默。长大以后,我才明白这里面的玄机,用现在的话来说,那些坐在前面的人都是有关系的人,除了有关系的人之外,就是学习成绩好的人。我没有关系,我只能努力学习,争取坐到前面。但好在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是如学前班老师这样的人,我升到一年级的时候,坐到了前面。

在读一年级的时候,和我要好的同学逐渐多了起来,但是他们一知道我的身世和我的外号,又都离我而去。我莫名感到有些悲伤,我开始介意起自己的身世。这是我第一次介意我自己的身世,我不知道我这是长大了还是倒退了,我之前从未为这些事情感到悲伤和卑微。我试着要告诉他们,我不是坏人!他们却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谁敢保证你不会跟你爸爸一样。
我不明白他们小小年纪竟然就已经知道了这句俗语,我无言以对。我回家告诉了妈妈,妈妈跟我说,不要紧,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是妈妈的好孩子就足够了,无论别人怎么说,我们都要过得好好的。无论别人怎么伤害我们,我们不要去伤害别人。记住,即使你爸爸是个坏人,他都是你爸爸,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都是为了你,只要为我们好的人都是好人,我们也要对别人好,只是你不要做那样的事情。
我点点头。

我不再为没有朋友而感到悲伤,只是还是有些失落。在这些失落的时光中,我唯有不断努力学习。所幸的是,我终于用成绩让所有同学刮目相看,每次考试我都拿第一名,每次上课,总是第一个被老师点名表扬,教过我的老师都说我是个好孩子。渐渐地,跟我玩的同学又开始多了起来。但我已经对他们不太感兴趣了,我对他们总是不冷不热。唯独兴华哥哥,只要每次他回到家里,我都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他。
离线纯净水

发帖
27
金钱
385
威望
180
贡献值
174
好评度
86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1-10-24
时光回到现在的旅途中,我并没有把上面的回忆都告诉子荣。我带子荣吃过午饭,再次出发。我们上了车,蓦然从不远处传来沈庆的《青春》,这是首年代久远的歌曲。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首歌了,但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情景,是兴华哥哥抱着吉他弹唱给我听的。在这座冬日暖阳照耀喧闹的城市里,传来这样一首熟悉的老歌,我心生感触。当然,此刻唱这首歌的不是沈庆。我循声望去,发现是一位长发飘飘的年轻男子,他的右手是残疾的,他抱着吉他坐在一张凳子上,双眼微睁,却从不凝望周围的所有人和物。表情淡然。
我放下车窗,静耳聆听。一辆城管执法车驶来,靠近弹吉他男子的路边停下。我不由暗骂,狗ri的又来捣乱!这是一支怎样的执法队伍,居然让人看见他们就像当年看见了鬼子那样深恶痛绝。我看看那位歌手,只见他看了一眼城管执法车,并未有所动作,依然淡定地弹唱着歌曲。此时,执法车上的人也未有所行动。
一直到这首《青春》演唱完毕,所有人纷纷鼓掌。我看见车上的几位城管也跟着鼓掌,然后离去。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城管,我蓦然对这座城市心生好感。那位歌手站起身,向观众致谢。
我的车子停在路边,怕有交警过来,我取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让子荣过去给那位歌手。此时的我对刚才的《青春》意犹未尽,我再次想起了那些年少的时光。


兴华哥哥早已经长得老高,而成为一代大侠的梦想却早已被他抛诸脑后。他爱上了打篮球,他说要成为一代篮球大王。我有些失落,其实我更希望他能成为一代大侠的。不知为何,那个时候,我就已经会希望一切最初的东西都不会更改。不过,我一方面又觉得兴华哥哥这样做有他自己的道理,这个也是他的理想追求,不管他追求什么,他都是兴华哥哥,这个永远不会变的。作为他的弟弟,我应当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但是他的理想换得太快,上一个暑假的时候说他要成为一位乒乓球大王,但这个寒假他告诉我,他要成为一代篮球大王。半年以后,他在镇上观看了一支乐队的表演,回来之后对我说,他要跟那支乐队学吉他,他要成为一名吉他手。这支乐队是由我们镇上三个大学生组成的乐队,他们要通过这次的演出招收一些想学吉他的人做学生。我当时也在现场观看,就是兴华哥哥带我去的。那三个吉他手穿着一色的服装,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发白的萝卜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回力鞋,牛仔裤的膝盖处和回力鞋的鞋面居然是烂的,全是一个个的小洞洞。这在当时,他们这样的打扮就是一个烂仔,若是女孩子这样的打扮就会被人骂是做妓女的。他们各抱着一把吉他,一上台就弹奏了一首被改编了的《上学歌》,歌词是这样唱的:
                                  太阳当空照
                                  我去炸学校
                                  小鸟说:早早早
                                  轰得一声不见了

当时,全场的人都愣住了。我当时在想,这些人真大胆,学校都敢炸,真是教坏人的,他们不是好学生。记得以前有一位六年级的学生把《社会主义好》这首歌改了,就被学校抓到大操场上公开批评,还被罚在烈日下站了一整天和罚扫了一个星期学校里所有的厕所。据说,那位学生向学校交代时说这首《社会主义好》其实是他爸爸小时候改的,其中一句歌词是这样改的:社会主义好,四两米也好。然后他爸爸就被抓了,由于当时他爸爸也是小孩子,只被抓到牛棚里关了一个多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