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637阅读
  • 0回复

喝过难民粥的人们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福元居士
 

发帖
10
金钱
150
威望
50
贡献值
14
好评度
1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5-11-13
                                                                             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访记
                                                                                         喝过难民粥的人们
      1.徐傅霖难民粥
      战火有灾难,灾难中出现了难民粥,难民粥救生延生的故亊。
      1938年10月,日本军队从大亚湾登陆,惠阳、广州相继沦陷。南海、番禺、顺德是富裕地区,日军喜欢到那地方烧杀掳掠,扰劫过后,再用飞机轰炸。年青人推开舍己护身的父老,来不及掩埋又被日军抓去当壮丁挑夫,一路受欺挨打,妇女被日军当成消泄欲火灰的缸,婴儿趴在妈妈尸体上,寻找着母亲胸脯上的乳头,日军把小孩串在刺刀口,村庄徜徉着日语狰狞的笑声。
      小孩野外遍地走,不见爸妈哥哥弟弟和姐妹,收集小孩的成了人贩子,人贩子此时也应该是救星。领着小孩一阵一帮,再小点的挑在箩筐里,寻生往粤北。远远村口出现有人供应难民粥。从珠江三角州盘跚到九连山下,孩童蹒步个把月,有时粥里有蕃薯、有时是豆类、或者青菜参其中,这段岁月長不長、短不短,度日如年在苦情,供应难民粥的徐傅霖,更要有恒心。
       难民粥,红米粥,救命粥,好象有人慰劳往北走。喝了几碗难民粥,可走十里路。难民粥,不容易,红米来自南洋島。广东省和平县下车镇硕涵村人,中国民主社会党主席徐傅霖,往南洋动员侨胞募捐救济故土乡亲,运回南洋红米。找到邻县老乡老朋友谢静生,广东省连平县陂头镇金中村敛圹人,黄埔军校毕业生,广东省清远县县長,配合在广东从南到北设立路口煮粥点,用红米粥救济路上在逃难民。这些难民活到今天八旬者,都说得出这叫难民粥,年岁再大一点的,还说得出当年逃难路上流行歌:“徐傅霖的难民粥,难民小命可救出,红米粥啊救命粥,红米来自南洋岛。”这首歌还被人写在粥摊旁,有人用民歌调唱起来,再苦的儿童也有好奇心,学唱随唱一路变流行。
      2. 两次走日本
      1938年冬,成年的难民妇女,一路喝难民粥走到粤北,有手有脚有器官,自然容易找个家。连平县陂头镇夏田村水楼谢增和母亲,就算箩豆之一粒。当年从南番顺地区喝着难民粥北上落户,1944年生下儿子叫增强,又遇日军流串到陂头,背着儿子随众避乱走深山。追来日军枪声响,子弹从她眼眶穿过,一把草青敷住继续走。走呀走,旁人惊叫:“大嫂,你怎么揹着个死孩还在走?!”她放下死孩泪洒血迹上,山中埋下增强那日军罪恶。子弹穿过眼眶又穿中背上孩子头上,一弹一伤一死母子遭殃,惊吓心经刺激如断弦,从此单眼神经不正常,后耒再生小孩有遗传,增成增和兄弟都弱智,不会营生街边拾烂果。
      到廿一世纪,政府当她母子仨为五保户,在陂头中学后一里的大路旁, 为其建起三间一层高的混凝土楼房。
      3. 天下奇缘
      1938年冬,未成年的难童喝了难民粥,随伙跚步走,小一点的在箩筐里放粥连人挑着往北上。休息歇下有人讲价钱,卖给人家为同养媳抱养儿。我的邻居李月花,同养媳未做成,長大已是人民公社化,大搞全民炼钢铁,土高炉边认识陂头连星村的谢亚明,亚明也是喝过难民粥的抱养儿,两人相识相爱结婚生下小孩三几个。亚明养父养母年老已逝世,找到契约,契上写明同时卖的有兄妹,地址顺德大良生父生母有姓名。亚明此时已是陂头镇民政干部,费了好大精神,才迁移到生父生母老祖居。经过考究,李月花原来的确姓李,腋下有个大胎记,而且夫妻相貌很相似,经过验证,原来就是同父同母同胞亲兄妹。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最幸运的是天慈保佑,生下小孩一切正常。同枕几多笑和泪,幼时同喝难民粥,同卖相邻村。这天下奇缘和难民粥虽然往昔,都一齐注入了历史风云的化石。
        2015年4月釆访陂头镇夏田村水楼老人谢志先,他是当年喝难民粥北上的孤儿, 现儿孙满堂。
        谢典倭72岁5月15日文稿于大亚湾澳头咸水沥13号家中三楼电 注:《惠州日报》2015.8.2A5发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